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弗朗西斯·阿诺德(Frances Arnold)、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和格雷戈里·温特爵士(Gregory Winter),以奖励他们三人利用“进化”的力量制造出新的催化剂和药物。
?
  获此殊荣标志着三人组合加入了人类最独特的俱乐部之一。自从1901年瑞典皇家科学院首次颁发此奖项以来,已经共有900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在获许使用诺贝尔基金会的详细数据后,《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了解到诺贝尔获奖者更多的信息,得出了4项结论:
?
?
由于吸引大量科学家移民,美国在诺贝尔奖项中遥遥领先
?

微信图片_20190808165843

?

  美国拥有数百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这个数字可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但是,有相当比例的美籍获奖者是在童年或早期职业生涯中移民到美国来的。
?
  以诺贝尔化学奖为例,美国获奖者中超过30%是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出生的——2017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共同获奖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阿希姆·弗兰克(Joachim Frank)德国出生。再如,诺贝尔物理学奖,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共同获奖者——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雷纳·韦斯(Rainer Weiss)也是德国出生,他是那35%的国外出生的美国物理学奖之一。
?
  有证据表明,科学家在不同国家旅居的生活方式会刺激他们产生更多的创新思维。去年10月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表明,有过不同国家生活经历的科学家其科研成果被引用的次数,都要大大多于那些发表第一篇论文后一直没有挪窝的科学家。
?
?
诺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变得更大
?

微信图片_20190808165927

?

  在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奖者中,只有史密斯教授年龄超过70岁。但是在2018年三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中,其中2位——阿瑟·阿斯金(Arthur Ashkin)和杰拉德·穆鲁(Gérard Mourou)已经超过70岁,这和201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情况一样,获奖者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和本庶佑(Tasuku Honjo)获奖时的年龄也超过了70岁。而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化学和生理学医学奖的获奖者中只有一位年龄不到70岁。这充分地反映了诺贝尔奖获奖者老龄化的趋势——自20世纪以来,诺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在不断上升。
?
  科学家体量在增加,“突破积压”效应难度大。在2016年,英国广播公司对古斯塔夫·考斯特兰德(Gustav K?llstrand,诺贝尔博物馆高级策展人)做了一档专访节目中,他指出学术领域在20世纪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100年前,全世界大约只有1000名物理学家,而目前,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甚至超过100万名物理学家,这就使得每年“突破积压”效应变得越来越难。
?
  虽然全世界范围内的作家和经济学家的总体数目也在不断增长,但他们并没有像科学家那样快速地老去。此外,诺贝尔和平奖的总体趋势是倾向于遴选年轻获奖者。诺贝尔和平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是教育活动家马拉拉·尤萨夫扎伊(Malala Yousafzai),她在2014年与其他获奖者分享诺贝尔奖金时年仅17岁。
?
?
男性在诺贝尔奖获奖者中占有绝对数量
?

微信图片_20190808165929

?

  历史上共有50位女性获得诺贝尔奖,约占获奖者总数的5.5%。自1901年至2018年,一共有900人荣获了诺贝尔奖,这当中只有50人是女性。阿诺德是历史上第5位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女性,上一次摘取诺贝尔化学奖的女性科学家是阿达·约纳特(Ada Yonath),因为在核糖体的研究而获此殊荣。
?
  但她们的力量不容忽视!在一些学科当中,诺贝尔奖很多年都没有授予女性科学家。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共同获得者之一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是历史上第3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科学家,也是时隔55年,再获此殊荣的女性科学家。上一次是在1963年,女性科学家玛丽亚·格佩特·梅耶(Maria Goeppert Mayer)摘取诺贝尔物理学奖。“我们所有的女性物理学家都要为此事庆祝,因为我们一直在这一领域努力工作着……我很荣幸成为这些女性科学家之一。”斯特里克兰在写给诺贝尔基金会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
?
  女性为何难获诺奖?这一差距反映了科学界长期存在对女性科学家的制度性偏见。这一滞后使得诺贝尔奖潜在得主的积压更加严重。诺贝尔博物馆馆长告诉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没有证据表明诺贝尔奖提名委员会因为被提名人是女性而拒绝颁发奖项。但是他们还是表示委员会还是稍微修改了奖项授予的规则,以确保居里夫人可以在1903年分享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些微小的改变对于那些已经具有评选资质但从未被诺贝尔奖认可的女科学家来说,可能是某种程度上的安慰。
?
  那些错失诺贝尔奖的女科学家们!根据诺贝尔基金会的档案记录,莉泽·迈特纳(Lise Meitner)是核裂变现象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在1924年至1948年期间,她获取诺贝尔化学奖提名19次;在1937年至1965年期间,她获取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29次,但是她终生从未获得过诺贝尔奖。
?

微信图片_20190808165932

莉泽·迈特纳是一位研究核裂变的奥地利物理学家,于1968年去世。按照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的官方规则,诺贝尔奖不能颁发给已经逝世的科学家。

?
  另一个例子是天文学家维拉·鲁宾(Vera Rubin),她因其揭示了暗物质存在的开创性工作获得了学术界的广泛赞誉,但是直到2016年12月25日去世,她从未接到过诺贝尔奖基金会的电话通知。
?
  约瑟琳·伯奈尔(Jocelyn Bell Burnell)最近因其1967年发现的脉冲星获得了科学突破奖,这一发现也在1974年得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提名认可。但伯内尔并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相反,奖项颁发给了她的主管兼合作者安东尼·休伊什(Antony Hewish),和休伊什的合作者马丁·莱尔爵士(Martin Ryle)。
?
?
诺贝尔奖获得者越来越多地代表着更大范围的科学合作
?
  诺贝尔基金会规定,诺贝尔奖只能最多颁发给3位科学家,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20世纪初科研合作方式:小团队开展科学研究的方式非常普遍。但时至今日,重大突破越来越多地来自大规模的科学合作,然而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却一直拒绝向更广泛的群体颁发科学奖。
?
  物理学的对比尤其明显,科学合作可以包括了成千上万名研究人员——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所取得的突破性成果充分证实了这一点。获奖者虽然只有雷纳·韦斯(Rainer Weiss),基普·索恩(Kip Thorne)和巴里·巴里什(Barry Barish)3位科学家,用于奖励他们在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测的引力波领域所取得的探索性成就。虽然3位科学家的贡献很大,但他们自己认为该奖项应该奖励那些更广泛的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领域的科学研究工作,这其中包括数百名科学家。毕竟,根据《大众科学》(Popular Science)的统计显示,这项研究工作宣布探测引力波的研究共涉及到1011名合作者,只有0.3%的人在斯德哥尔摩获得了荣誉称号。
?
  索恩在诺贝尔奖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采访中说:“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一些伟大的科学发现确实需要更加广泛的科研合作,其中的重要贡献来自于大批的科学家辛苦付出。我希望将来,诺贝尔奖委员会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将奖项授予大型合作,而不仅仅是把奖项颁发给在项目启动时,对该项目具有开创性的科学家,这才符合我们当下的时代。”
?
?
  资料来源:
?
  Who Are the Nobel Prize Winners?We've Crunched the Numbe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