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

  当美国太空探索公司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被问及是否相信上帝时,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用温和的南非口音说:“我相信宇宙是可以解释的,而你可能称之为上帝。”他对宗教的看法与爱因斯坦的宗教观如出一辙。
?
  爱因斯坦的确称其为上帝。这位德国犹太物理学家闻名于世的原因很多,包括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还有那段深奥的评论——他经常在讨论量子力学奇怪的概率性质时,宣称“上帝不掷骰子”。他认为,一个描述自然规律和宇宙起源的终极方程,在本质上不可能包含偶然性。今天的物理学家都认为他错了,上帝是不确定的。霍金曾评价说:“所有证据都表明,上帝是一个积习难改的赌徒,他可能在任何场合掷骰子。”
?
  “我信仰斯宾诺莎(Spinoza)的上帝,他创造了一个讲求法则的和谐世界,而不是那个会干涉人类命运和行为的上帝。”爱因斯坦在写给哲学家埃里克·葛金(Eric Gutkind)的一封信中写道,这几乎和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萨姆·哈里斯(Sam Harris)或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那里听到的关于宗教的批评一样尖锐。“对我而言,上帝这个词不过是人类弱点的体现和产物,《圣经》收集的传说值得尊敬,但极为原始且相当幼稚。任何阐释,无论多么微妙,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
  在给葛金的信中,爱因斯坦似乎表现为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在其他地方,你会发现他宣称自己不是无神论者。他在1930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是无神论者,我不知道能否把自己定义为泛神论者。对我们有限的心智来说,这里涉及的问题太大了。”难怪数十年来爱因斯坦对宗教的看法在大众的印象中变得模糊不清,因为这种不一致显而易见。有时,上帝指的是这个意思;而有时,它又是另外一个意思。
?
  采访时他回答的其他内容也值得一提:人类的头脑,无论多么训练有素,都无法掌控宇宙。我们就如同幼儿一般,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图书馆,墙上摆满了各种语言的书,一直摞到天花板上。孩子知道那些书一定是有人写的,但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怎么写成,也看不懂书中的语言。孩子注意到了这些书是按照明确的规律进行排列的。这个顺序很神秘,他无法理解,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是这样。在我看来,这就是人类看待上帝的心态,即使是最伟大、最有教养的人也是如此。我们看到宇宙奇妙地排列着,遵守着某些法则,但我们对这些法则知之甚少。我们有限的心智无法掌控那股神秘力量。斯宾诺莎的泛神论令我着迷,但我更钦佩他对现代思想的贡献。斯宾诺莎是现代最伟大的哲学家,因为他是第一个把灵魂和身体视为一体而非两个独立事物的哲学家。
?
  一篇发表于2006年的论文认为,对于爱因斯坦来说,这是一种无须“将上帝拟人化”的“宇宙宗教感情”。他在《纽约时报》上解释了这一观点:不同时代的宗教天才都以这种宗教感情而闻名,这种宗教感情没有教条,也没有以人的形象孕育出来的上帝,这样就不存在以中心教义为基础的教会。因此,在各个时代的异教徒中,我们发现人类充满了这种崇高的宗教感情。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被同时代的人视为无神论者,有时也被视为圣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像德谟克利特(Democritus)、亚西西的方济各(Francis)和斯宾诺莎这样的人几乎属于同一类人。
?
  因此,正如爱因斯坦所言,科学与宗教之间,或者科学与宗教感情之间,并不存在必然冲突。
?

  资料来源?nautil.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