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贫穷依旧相随,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类比或许可以揭示原因。

?

?

  要解释困扰着全球经济的基本不平等现状,或许理由很简单:至少,在一些转向研究经济学的物理学家们看来,理当如此。他们认为,随手找一个国家,你就可以发现,众多民众,他们的收入寥寥无几,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敛财迅速,还会发现贫富两个极端的分布,随着收入的提高呈指数级降低(见上图)。该分布图适用于所有人,除了特别有钱的。它来源于熵概念的类比,熵,用于计算物理系统(如气体)的失序状态。他们认为,正如气体发展到最大熵状态,经济中的任意动荡便能说明,收入分布自然而然趋向这种不公平形式。
?
  这种说法认为,尽管社会和经济政策可以帮助个人提升优势,或者可能促进个人的财富增长,但极端的干预会攻克随机性,改变不均衡的分布。按照这一观点,平等的收入分配就好比你办公室里空的咖啡杯里挤着的空气。该推理“并不十分接近经济学家们的想法,但非常有说服力”。托马斯·勒克斯(Thomas Lux),德国基尔大学的经济学家如此评论。但伦敦经济和政治学院的弗兰克·科维尔(Frank Cowell)却说,对此我非常怀疑,该言论对经济学没有任何意义。
?

自然原理

  经济物理学家们认为,收入分配,必然是一个衰减指数,赢家少,输家多。
?
  争论的依据是有着百年历史的气体分子运动论,该理论中物理学家们提出疑问:在气体中什么是分子能量最有可能的分布模式?如果不精确地追踪分子互相碰撞的方式,可能看起来无法明确问题的答案。但是问题的疑团可以通过计算气体的总能量在分子中的均摊来获得解答,这个数字便是气体的熵值。最有可能的能量分布是单个分子能量的多数组合。实际上就是一个指数分布,大多数的分子低能量,极少量的分子具有高能量。
?
  维克多·雅克文科(Victor Yakovenko),美国马里兰大学理论物理学家,将同一理论用于解释收入分配。假定你将5亿美元随机分配给一万人。要想分配均等的话,只能是每人5万美元。因此,如果你随机发放收入的话,是不可能做到平等的。但是,如果给少部分人大笔钱以及给很多人一小笔钱或者不给,有很多种分配方式。事实上,考虑到分配收入的所有方式,其中的大多数都会产生收入的指数分布。因此,即使你使用不同的模式,并采用任意的经济活动,那也是你最终的结果,这是雅克文科和他的同事2000年在《欧洲物理学杂志B》上发表的研究结果。雅克文科说:“指数分布这个东西你可以叫它自然的不平等,是你从熵中获得的。”
?
  2001年,雅克文科和他的同事在《荷兰物理A》上发表文章指出,使用税收数据,美国的收入和英国的收入及财富会产出指数曲线。该曲线同样适用于来自日本、瑞典和欧盟的收入数据。意大利安科纳,马尔凯理工大学的经济学家莫罗·加勒加蒂(Mauro Gallegati)说:“我不知道在经济学界,还有什么比这一理论更接近事实。”
?

对抗热力学第二定律

  一些经济学家们对此不屑一顾。科维尔表示,几十年前经济学家们不解释收入分配的实际模型。但现在,经济学家们不根据分配的精确数学形式,仅靠原始数据就可判断收入的不平等。
?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经济学家詹姆斯·福斯特(James Foster)表示,指数分布比大多数经济体要预测的超级富翁更少,熵参数不能解释超级富翁和平民大众之间的财富平衡。这种说法无法解释收入与教育、民族,以及其他因素之间的完善的关联性,因此政策制定起来让人爱莫能助。
?
  勒克斯说,这些非议没有抓住关键。他认为,个人收入与其他因素息息相关,即使人口中的收入分配整体上显示出随机性,如同气体中分子的轨道,理论上说是可预测的,正如所有的分子运动整体上来说显示出随机性。勒克斯说:“这不是自相矛盾的理论,是我们必须和(传统的)经济学家们沟通的东西。”
?
  甚至是理论的支持者们都表示,理论需要再充实,具体化。纽约市新社会研究学院的经济学家邓肯·弗利(Duncan Foley)指出,至少在短期内,收入的总量是固定的。如果的确如此,你们经济学家们就需要解释,约束条件发生的原因。
?
  尽管如此,弗利表示,他觉得物理学家们的视角如果说挺大胆的话,还是引人注意的。要想使收入分配更公平,他说:“你多少需要对抗热力学第二定律,我们都知道,这是场必败之仗。”
?

资料来源?Science

责任编辑 彦 隐

?